文字圖片再現貴州解放前夕經典歷史故事

發布日期:2019-10-28 信息來源:貴州工程公司退休支部 作者:陳祖萬 字號:[ ]


《從冀魯豫到貴州》

.西進支隊入黔路線圖

.西進支隊入黔路線圖

《貴陽市貴州省電工礦業》


《盧燾將軍》


盧燾蒙難處


今年10月1日是慶祝新中國誕生70周年的大喜日子,11月15日是貴州解放70周年的喜慶日子。本人作為中國收藏家協會會員,史志、紀實文學和人物傳記書籍的收藏者,在筆者收藏的上萬冊書籍中,通過再次學習并把貴州解放前夕的經典故事講述給廣大讀者,讓大家了解一下在貴州解放前夕發生的經典故事,緬懷為解放貴州流血流汗的第二野戰軍五兵團官兵和從北方和江西千里迢迢到我們貴州接管政權的干部。

“南下干部”與“西進支隊”

在我們貴州,經常聽到一些老前輩自稱“南下干部”,他們中的大多數已經作古,其子女也自稱“南下干部”子女。有我收藏的中共貴州省委黨史研究室1991年編寫的《從冀魯豫到貴州-南下支隊和西進支隊專輯》,1999年編寫的《西進支隊入黔干部名錄》《西進支隊入黔干部名錄續編》(收入干部萬余人),2002年編寫的《冀魯豫邊區入黔人物傳略》和2004年編寫的《南下、西進支隊簡史》為證。他們是從冀魯豫邊區(河北、山東和河南)抽調的部分地方干部和軍隊干部組成“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第五兵團南下支隊(省級政府接管編制)”,司令員傅家選,政治委員徐運北,參謀長萬里,政治部主任申云浦、副主任郭超,供給部長陸耀海。于1949年3月31日山東菏澤隨解放軍第二野戰軍渡江南下,在此期間,萬里帶領540名從合肥分手參與接管南京市,第二、三、四和六大隊(地區級編制)分別接管江西的上饒、浮梁、鄱陽和貴溪地區,南下支隊使命結束。剩下的干部加上江西地下黨的部分同志、原贛東北區黨委所屬各級干校學員、以及江西解放后參加工作自愿西進的部分青年知識分子,共9331人,正式組成“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第五兵團西進支隊”,司令員傅家選,政治委員徐運北,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申云浦、政治部副主任郭超。于1949年9月25日從江西上饒西進貴州。西進支隊途徑湖南湘潭、邵陽期間,分批由部隊轉業到貴州從事地方工作的2480名干部、二野軍大五分校的1500名學員和二野西南服務團貴州干部隊的106名干部(大都是貴州籍干部,包括陳曾固、徐健生、伍嘉謨等),陸續到達并編入西進支隊。1949年10月5日在湖南湘潭就成立了貴州省委,蘇振華任省委書記,副書記徐運北、陳曾固,為解放貴州作好了干部準備。1949年11月接管貴州省級機構的領導有:中共貴州省委員會書記蘇振華,副書記徐運北、陳曾固,常委楊勇、趙健民,委員:王輝球、尹先炳、潘焱、申云浦、郭超、徐健生、秦天真和劉星。貴州省人民政府主席楊勇,副主席陳曾固。二野五兵團兼貴州省軍區司令員楊勇,政委蘇振華,副司令員尹先炳,參謀長潘焱,政治部主任王輝球、副主任石新安。貴州解放后其西進支隊各大隊分別接管貴陽、遵義、安順等地區政府,如一大隊接管貴陽地區、七大隊接管貴陽市等等。隨著接管工作的開展,西進支隊自行撤銷。因為絕大部分干部都是從北方南下貴州的,所以其本人及子女都是約定俗成稱為“南下干部”。

解放前版的《貴陽市貴州省電工礦業》

2013年7月的一個周六,筆者在陽明路掏得一本民國38年8月(1949年8月)版的《貴陽市貴州省電工礦業》,而且是由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服務團研究室編印的。貴陽是1949年11月15日解放,可想而知當時我們黨對即將解放地區接收工作做得之細。

《貴陽市貴州省電工礦業》作為貴陽市參考資料之二,封面注明“對內參考,不得外傳”字樣,是根據蔣管區有關書報雜志、偽行政院經濟部民營廠礦登記以及資源委員會、中國銀行、交通銀行、四聯總處、聯合征信所等調查報告節摘,按貴陽市、貴州省分類,按電業、工業、礦業分業匯編而成。全書131頁,共收入貴陽市電工礦業65家,貴州省其他地區電工礦業24家,共計89家。其中按沿革、組織人事、投資成分、職工人數、設備及新式工程、歷年及最近生產情況等進行詳細說明的有33家廠礦企業,包括電氣、汽車修理、農機制造、航空發動機、五金、機械、化學、油脂、造紙、水泥、火柴、煙草、橡膠、制藥、煤礦、酒精、絲織、面粉等廠家。如電業方面的1927年設立的貴陽電氣公司(后來的貴陽電廠前身),1949年3月有管理技術人員88人、工人243人,火電裝機2040千瓦;原兵工署所辦的抗戰后移讓貴州省府的桐梓電廠(水電),裝機576千瓦。煙廠當時貴陽就有貴州煙草股份有限公司(1940年成立)、南明煙廠(1943年設立)、一中制煙廠股份有限公司(1941年成立)、利亞煙草公司(1947年成立)、貴州企業公司貴州煙草公司、中國科學制煙廠、中國學臣制煙廠等七家。并附有貴州省礦產分布圖表和貴州省水利資源圖表。是一本了解貴州省解放前夕工礦企業概況的參考資料,也是貴州省有關行業撰寫史志的一本好的參考資料。此書已經成為筆者“藏樂齋”的鎮館之寶了。

貴陽解放前夕的保衛戰和盧燾烈士

貴陽解放前夕的中秋節前后,解放軍二野司令部芷江

工作組偵查員到貴陽,與中共貴州地下黨組織取得聯系。介于旅居貴陽的盧燾先生是著名的愛國進步人士,地下黨聯絡員兩次密訪盧燾,希望他出面聯系地方人士,為解放貴州出力,他欣然表示接受。

據我收藏的《盧燾將軍》和《貴陽革命烈士傳略》書籍介紹,盧燾先生早年參加同盟會,追隨孫中山先生投身辛亥革命,還和朱德總司令是云南講武堂的同學和拜把兄弟;曾任黔軍總司令、貴州省長,北伐軍大本營軍事顧問、高級參謀,積極參加北伐;抗日戰爭爆發,他組織“貴州抗日救國軍”,擔任總司令,堅決抗日;并匯寄巨款,親赴前方,支援、慰問抗日將士。他關心國事,對中國共產黨的事業抱同情態度,并主張國共合作,和平解決兩黨爭端,達到全國和平統一。為拯救中華,他靠近共產黨,積極合作,不畏強暴,支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解放事業。 

當時國民黨軍政人員策劃毀滅貴陽,在此關鍵時刻,以盧燾為主任的“貴陽市民眾臨時治安委員會”成立,他整天奔走呼號,防御和抵制各種破壞活動。該會在地下黨組織、工人、學生以及進步人士的支持和配合下,作了不少工作,對防止敵人破壞,維護社會秩序,安定人心,迎接解放,起了積極作用。國民黨89軍軍長劉伯龍逃跑途中折回貴陽,到治安委員會尋釁糾纏,指責盧燾等人不該搞治安委員會,并要盧燾馬上籌集20萬銀元作為他的軍餉,盧燾憤怒拒絕,劉柏龍恨之入骨。11月14日上午,劉柏龍借開會為名,將盧燾從家中挾持上車,行至貴陽二橋轉彎塘時將其殺害。噩耗傳出,全城為之震驚。由于他和全市人民的努力,貴陽市的工商界資金沒有外流,公職人員保護了檔案和財產;貴陽市沒有發生大的騷動和破壞。

貴陽解放后,全市各界人士和群眾隆重舉行了解放貴州死難烈士和盧燾的追悼會。哀悼盧燾的挽聯、挽詩、唁電雪片般從四面八方飛來,共收到410余幀。朱德和李濟深12月16日從北京發來唁電“急,貴州省人民政府轉盧慈儀君:驚悉壽慈先生慘遭毒手,無任痛悼,特電致唁,并望節哀。”楊勇、陳曾固、蘇振華挽聯“為社會而犧牲,先生堪拜  毀仁義以肆虐,大敦宜誅”。朱德總司令還于1950年從北京寄來挽聯“英雄不死,永志人心”。1986年6月1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為盧燾先生頒發了“革命烈士證明書”。盧燾先生是有功于貴陽的解放事業的,我們將永遠懷念他!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太空宝藏返水 聚宝盆官网手机版 pk10 34567梭哈玩法 时时彩规则 买几十部手机赚钱 天津快乐10分规则 皮皮麻将官网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甘肃攒劲麻将二维码 正规官方棋牌真人游戏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甘肃快三和值预测 新快3 组选包胆赢的机会大吗 手机捕鱼哪个好玩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网站 黑龙江快乐10分开奖